engage your senses

做得更多,让影响更少

2014年是我们朝着2020年生态效益目标大踏步的一年。奇华顿在世纪之交开始了这一趟可持续发展之旅,以生态效益作为我们努力的核心部分。随着全球气候变化意识从科学界传递到普罗大众,我们认识到自己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所产生后果方面应发挥哪些作用。

十年来,奇华顿报告了我们实施的众多生态效益项目和措施,以及所取得的一些成功。然而,直到2010年我们将长期目标与我们的运营联系起来,我们的努力才变得更具战略性,成为了业务运营方式的核心,我们充分认识到只有可持续的业务才能保证企业的成功和盈利。

雄心勃勃的2020年目标​
 

2020年可持续生态效益目标

2020年可持续生态效益目标

2010年,奇华顿设立了雄心勃勃的长期愿望,其中包括了“零废弃物、零碳排放和零事故”的目标。我们还设立了2020年生态效益目标:与2009年基准线相比,奇华顿在每生产一吨产品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能源消耗量,以及焚烧和填埋的废弃物方面,为2020年设立了以下的减排目标。我们在用水量方面,也针对市政自来水和地下水用量制定了目标。

与2009年基准线相比的2014年进展

与2009年基准线相比的2014年进展

全面的生态效益

我们的全球运营覆盖88个地点,其中包括32个制造工厂与大约50个办公楼,我们将工作重点大部分放在内部,例如提高生产效率,找到巧妙方法来减少我们的能源需求量等等。与此对应的,我们的绿色小组大奖在2014年推出了“生态效益”这个特别类别的奖项。

在制造产品方面,我们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能源消耗减少和二氧化碳减排:一是更高效地使用能源来生产更多物料,二是投资于更节能、更智慧、更具生态效率的技术和流程。

2014年的出色进展​

我们目前正朝着我们的2020年目标大步迈进。在我们上一个可持续性报告年度,即2014年中,我们降低了17.2%的能耗,减少了24.6%的直接和间接二氧化碳排放量。在这个目标领域,我们还将市政自来水和地下水用量减少11.7%,焚烧和填埋废弃物总重量减少36.7%。

下面的案例研究最能代表每年跨部门实施的生态效益项目。

在降雨稀缺的地方​

在我们位于印度吉贾尼的工厂,向来都是通过购买由槽罐车运来的水来满足用水需求。

然而在2012年,吉贾尼绿色小组推出了一个项目,升级现有的干井,将之用于采集雨水,迅速使这个工厂实现了用水的自给自足。

2014年,这个工厂再次行动起来,利用其低洼的地理位置,收集来自地势较高的邻近地区的雨水。在把这个缺水的工厂变为有丰富储水量的过程中,吉贾尼不仅充分利用了自然资源,基本实现了“免费”供水,还协助了当地社区的水资源配置。

今天,这个工厂每年消耗8000立方米地下水,但实际上“归还”12000立方米,将多余的水补给环境。其他生态效益还包括减少了向公路槽罐车购水的数量,从而降低了用水成本以及二氧化碳排放量。

成功的甜香​

在西班牙圣塞洛尼的工厂,我们生产的主要原料成分是花青醛:这种物质以产生自然、清新的花香味而著称,因此被广泛应用于各种香水。

随着全球需求的不断增加,圣塞洛尼工厂面临着在2014年将其产量提高一倍的任务。他们希望通过减轻环境影响、促进生态效益的方式实现这一宏伟的新目标。

花青醛的制造过程包括多个步骤,要用到蒸馏、混合等工序。绿色小组分析了数据,并确定出三种使生产更可持续、对环境影响更小的可能的改进方案,包括:使用大宗原材料取代圆筒包装采购;改变气体混合程序,节省运输开支;以及优化生产流程中的多个步骤。

这个过程取得了巨大成功,圣塞洛尼工厂实现了2014年全年产量翻番的目标。在能源节省方面,三管齐下的方法也收获了来自各个方面的成果,不再使用圆筒进货并减少对燃气的需求之后,卡车运输也随之减少。总之,这个工厂全年节省了150兆瓦时的能源使用量,充分说明了“用得少,做得多”概念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