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 your senses

实现完整循环

奇华顿将如何运营,实现其生态效益目标?在世界各地,我们的运营专家发挥着集体智慧的能量。

兰斯是世界知名香槟葡萄种植区的非官方首府,在距此仅15公里的地方坐落着欧洲工业生物经济的标杆示例——巴赞库尔-波马克尔生物炼制厂。这里也是素莲丝的所在地,这家生物来源活性化妆品原料公司于2014年被奇华顿所收购,现已作为其活性美容产品业务的一部分,被完全整合入日用香精部门。

循环经济这一通用术语是指产生很少或消除废物的工业经济,与当前存在大量浪费的“获取-制造-处置”的线性经济相反。据估计,90%用于制造的原材料在产品出厂之前就变为废物,80%所制成的产品会在头六个月内被扔掉。在循环经济模式中,耐用品被设计为可修复而非替代,生物材料的管理则以将其无污染地送回生物圈为目标。

     

循环经济模式​

巴赞库尔-波马克尔生物炼制厂也被称为“欧洲生物炼制研究所”,提供了循环经济的一种独特模式。自1953年作为首家合作社糖厂创建以来,它将物理和生物转化工艺和设备相整合,用来自当地的生物质生产燃油、电力、热力,以及增值的生物来源分子。今天,它在香槟-阿登地区占据160公顷土地,这里以丰富的农业物产而著称——60%的土地用于栽种作物。

这家生物炼制厂目前每年处理小麦100万吨、甜菜200万吨,脱水11万吨甜菜渣和苜蓿。它是欧洲产能最高的生物炼制厂,每天运转24小时,共有1200名员工,来自十个不同的行业组织,其中包括两家全球农业工业合作机构:Cristal Union和Vivescia。

     

卓越的白色生物技术

将工业园区与创新平台相整合的它已成为卓越白色生物技术和循环经济领域内一个举足轻重的学术中心。该工厂拥有专门的蔗糖加工和脱水、淀粉和葡萄糖加工、乙醇生产设施,还有一家生物燃料试点工厂。

奇华顿活性美容产品运营总监Alexis解释说:“素莲丝创立于1994年,旨在充分利用来自联合农业研究与发展中心(ARD)的生物技术专长。这一创新的知识共享平台的宗旨是探索各种不同的方式,利用生物炼制厂生产的生物质资源。”

他补充说:“例如,我们使用小麦淀粉水解产生的葡萄糖来饲养喂料所需的微生物,产出如透明质酸(HA)等天然聚合物;我们使用来自甜菜或小麦发酵的结晶生物乙醇,生产和纯化二羟基丙酮(DHA)。”

      

微生物培养基的行家​

防晒产品的主要有效成份——二羟基丙酮(DHA)方面走在全球前列。巴赞库尔-波马克尔工厂掌握了用“白色”生物技术来生产微生物培养基和各种分子,这是公司的核心技术专长。微生物菌种的多样性、它们的选育,以及流程优化是提供广泛的全新潜在活性分子的关键。
> 面霜能否拯救地球?

这家生物炼制厂以循环方式运转,构成了每个组成部分既是输入,也是输出的工业代谢过程。例如,水是来自于甜菜的副产品,并在专门的产品和工艺中得到再利用;产生于发酵过程的二氧化碳被捕获用于饮料的碳酸化;乙醇得到回收,最后污水被送到一处停留和净化厂,用于流灌下游田地。 

      

确保低碳足迹

我们重新利用来自净化厂的污水,因而降低了化肥使用率。而毗邻的地理位置将运输需求降至最低,进一步有助于确保低碳足迹。

Alexis表示:“我们的客户认识到这一事实:奇华顿活性美容产品是用来自当地供应商的高品质、可再生的植物生物质制成,并始终采用了有利于生物多样性的方法。作为生物炼制厂的一员,我们也有助于巴赞库尔-波马克尔地区获得积极的增长动力,避免了这一地区本会出现的高失业率。”

在水、能源和废物方面的节省综合起来,不仅对环保意识日益增强的客户,而且对环境产生了显著的生态效率益处。巴赞库尔-波马克尔生物炼制厂作为一个前途光明的例子,展示了我们通过循环经济能实现哪些成果。这一模式可以提供一套切实的解决方案,帮助应对世界饥饿、资源日竭,以及气候变化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