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 your senses

我们的味觉和嗅觉相互紧密联系,但在心理上又截然不同。我们发展和满足这两种感官的方式在历史的长河中经历了一次次改变,促使那些最雄心勃勃的思想家们思考这些不断转变的社会元素如何表达我们自己,以及我们如何认知世界。

“味觉、嗅觉、感知:味道与香气的美学”是奇华顿推出的力作《香·味世界的奥德修纪》的第二章。在这一章中,研究学者、哲学家Caroline Champion带领我们浏览了探索味道和气味感知的哲学思想。

     

“对真理的敬畏来自于从中取得乐趣的过程”

从诗人荷尔德林的这句话出发,我们开始讨论在试图用文字捕捉味觉和嗅觉的无数种固有印象时无可避免会遇到的问题。

香水历史学家Annick Le Guérer汇总了众多伟大的哲学家对于嗅觉所给予的“微词”:“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认为缺乏技巧和语言……康德认为这是一种徒劳……叔本华认为低等,黑格尔也将之排除于美学之外……”       

体察与思辨

Champion指出,尽管哲学界努力将味觉和嗅觉进行概念化,讽刺的是,最通用的还是像“鱼腥味”和“酸酸的味道”这样的通俗说法。

她指出,哲学家们总是努力脱离任何一种观念或思想来讨论感觉信息。引用柏拉图的话是,“我有时会想象除了思想之外别无他物;但我会压抑这类观念,因为害怕就此落入无意义的深渊。”

     

Iris field

先天与后天

关于味觉和嗅觉的许多哲学讨论涉及到我们与动物界的分离——因为这两种感官都“联系到我们的狂野本能”。这主要是基于它们与狩猎行为的最密切联系。 

 

它们与生物需求的密切关系,意味着味道和气味常常被视为与纯粹的思想无法共存——卢梭指出,“饥饿的人难以从与食物无关的气味中发现乐趣。”       

 

不洁与污秽

与“狂野倾向”的联系遂而扩展至卫生与礼仪的概念。这让对味觉与嗅觉的讨论进一步偏离了成熟的研究。

    弗洛伊德指出:“在追求清洁的文化当中也存在一个明确无误的社会因素,它而后以卫生的名义得到证实,却在人们理解这种联系之前就表现出来。”

    Champion总结说,“无论什么时期,污秽与不洁首先潜藏着‘道德可疑’的含义。”

         

    欲望的解放

    对感官的认知在二十世纪发生了巨大变化。最引人注目的是20世纪60年代的“权利归花儿”时代,这预示着大众迎来新的身体和性自由观念,并重新思考我们与自然的关系。

    烹饪与香水行业随着“对人文主义日益浓厚的兴趣,以及公众对口腹之欲和床笫之欢的迷恋”而蓬勃发展。      

    当代的反思

    Champion考察了现代香水业与烹饪行业的趋势,并发现了“身体模糊化”的发展方向。她说:“通过味道、香味以及欲望的逐渐消散,具有特定轮廓的对象消失,尽管它难以表达,发展为一种绝对的内在性。”

    “我们最私密的感觉,及其诉诸于普遍深度所产生的象征意义,而非我们自身,确定了我们与他人的关系。”    

    在《香·味世界的奥德修纪》中,Caroline Champion描绘了千百年来伟大思想家们灿烂的冥思世界,说明食用和日用香精不仅属于感官范畴,也具有文化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