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 your senses

在生命诞生之初,我们就开始品尝、闻嗅周围的世界,我们的感知方式与我们最深刻的记忆和情感交织在一起。

由富有盛誉的香水历史学家Annick Le Guérer撰写的“奇华顿:一部世俗史”是《香·味世界的奥德修纪》这部传奇力作的第一章。

借助这位受人尊敬的作家兼摄影师的作品,我们回到人类文明的初期,追溯食用和日用香精的历史。这个特别的章节刻画了一个个塑造奇华顿历史,以及行业本身的伟大人物的形象。

     

Ancient Egyptian drawing

古代的香雾

香水一直被视为古代文明的一份珍贵记录。古埃及人使用树脂、芳香树胶和油膏对逝者施以涂油礼,使之成为“芬芳者”(即神祗),希望他们在来世找到不朽。

 

埃及人也使用草药和植物来为食物调味。他们通过蒸馏和“浸渍”,从油、酒等液体中提取味道。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波斯人和亚述人发明了玫瑰花和无花果味的葡萄酒。     

 

行业的起源

在中世纪,第一瓶香水诞生在欧洲。用乙醇提炼迷迭香花得到的“匈牙利水”据说治愈了匈牙利女王的多种疾病。

    在16、17世纪,人们试图用香粉、香薰过的手套、芳香醋以及香味口罩来抵御肆虐的传染病。

    在启蒙时期,香水成了淫欲的代名词。调香师们创造出味道清淡的香水,希望实现迷醉和勾引的作用,比如背负恶名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就使用“L’Eau Sensuelle”香水。

         

    格拉斯的变革者

    在十八世纪末,法国格拉斯的Chiris家族开始将调香发展成一个国际产业。他们的调香知识加上当时的法国殖民时代背景,以及他们能出入上流社会的机会,使其能在中非、刚果、科摩罗群岛、马达加斯加、印度支那和阿尔及利亚等地建立种植园和工厂。     

    Givaudan兄弟的故事

    在另一条探索和创新的征途上,Léon和Xavier Givaudan在1895年开始在苏黎世发明化学合成的香精,这距离Givaudan 与Chiris家族的合并还有很长一段岁月。

    在苏黎世起家的Givaudan兄弟很快来到瑞士韦尔涅,在这块一英亩大小的地方,他们成功发明了合成香基,让内部调香师得以更容易地创制新的香精。

    到20世纪30年代,奇华顿在美国、加拿大和意大利建起子公司,并在瑞士、法国和美国拥有自己的工厂。这使其成为香水和肥皂行业的最大化学品供应商。

         

    发展与收购

    二战结束后,行业经历了合并与收购硝烟四起的第一轮整合。

    1958年,奇华顿的业务扩展至一个新的领域,并接手了合成食品级调味料生产商,总部设在苏黎世附近的杜本多夫的Esrolko公司。从收购时起,奇华顿开始为两个市场生产产品:食用香精和日用香精。

    1963年,Chiris家族企业被罗氏公司(Hoffmann-La Roche)收购。与此同时,奇华顿开始在全球寻找尚未开发的天然香料,作为人工合成原料的补充。与香水部门罗亚(Roure)的合并可谓如虎添翼,这家公司在采收天然原料方面有着悠久传统,掌握了调制高级香水的出色技艺。

    2000年,奇华顿-罗亚从罗氏公司分离出来,成为上市公司,预示着一个成功拓展的全新时代。这包括收购奎斯特国际公司。这家公司香水部门的领导者是Yves de Chiris——Chiris家族的最年轻一代。       

    今天的奇华顿

    韦尔涅的那一英亩土地现已变成奇华顿的一个重要工作场所,面积扩大至50英亩。杜本多夫的Esrolko工厂原址现在则是集团食用香精部的总部,也是日用香水部研发中心的所在地。

    截至2015年,奇华顿在四十个国家开展业务,在世界各地的88个地点拥有超过9500名员工。

    从跨越几个世纪的演变历程到当今的现实,《香·味世界的奥德修纪》这一章记录下真正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