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 your senses

奇华顿珍藏:标志性香水瓶从香闺小物到精巧首饰的变迁

长久以来,香水瓶因其美丽造型和历史意义一直受到收藏家的追捧。最早用于盛装香水的容器来自于可追溯至公元前1000年的埃及。据说,复杂的玻璃吹制技艺最初就是为盛装香水而诞生的。

在奇华顿250年的史诗篇章中,一些精美的标志性香水瓶自然而然地占据着一席之地。我们独特的18世纪香水、嗅盐和美容产品容器收藏由Leon Givaudan亲自所购。认识我们的策展人Martine,一起探索奇华顿精美的奢华香水瓶珍藏,一睹这方诱人的艺术天地。

在1924年至1930年期间,Leon Givaudan出于调香师的技艺与收藏家的热情,收集了来自18世纪的风格成套的梳洗用品。这套奇华顿珍藏共约百件,材质奢华昂贵,装饰繁复华丽,在欧洲同类收藏品中占据最重要地位。其中包括镶嵌在金色底座中的水晶香水瓶、带鱼鳞和玳瑁纹的嗅盐瓶、马丁漆盒、珐琅香料嗅瓶、青铜或陶瓷瓶套、象牙或螺钿嵌盒。

  

华丽的世纪

女性很早就开始使用各种小物品作为梳洗和美容工具。在法国,直到17世纪凯瑟琳-德-美第奇的到来,其使用才得到真正发展:她带来了来自的意大利时尚:金、银或半宝石材质的小瓶子;但直到18世纪,追求欢乐和美丽的华丽世纪才真正到来——艺术家们开始用天马行空的创意竞相创制和装饰用于盛装首饰和“香味”的盒子、匣子和瓶子。这些追求生活品质者的标配物之所以受到追捧,原因就在于这个世纪的人们对微缩模型的热爱。这些小玩意随后风靡于欧洲各国宫廷,通常被作为大使级赠礼之选。

这些通常用途多样的物品专为放在梳妆台或口袋里,甚至是连在链子上作为链饰或吊坠佩戴而设计,成为名副其实的艺术品。其制造往往采用了最珍贵的材料和创新技术:绿色碧玉或动物鳞甲的盒子,珍珠鱼皮瓶套,还有鸟、猴或狗形的软陶或硬陶瓶,置于石贝基座上,周围环绕着花叶装饰。

  

浮华的时代

布歇(Boucher)、弗拉戈纳尔(Fragonard)和华托(Watteau)画作中所描绘的启蒙时代,也是一个卖弄风情的浮华时代。化妆成为了一种重要的艺术,经过人工修饰的外表也是一种引人注目的等级标志。人们将香水比作第二层肌肤,而不再仅仅是隐藏不雅气味的手段。它意味着幻想,是魅力最大的秘密武器。路易十五的宫廷被伏尔泰和卢梭描述为“香水宫廷”,宫中人甚至在一天中的不同时间里会喷不同的香水!

这些精细的小物品记载了一个陶醉在快乐中的社会:情人赠送带有爱和情谊象征的小巧梳洗用品来俘获芳心;在这个黄金时代中,娇柔而又令人拜倒在石榴裙下的万人迷们,将各种玫瑰和茉莉香料装入优雅的小雕像中,施下魅惑的咒语。这些小雕像往往展现以丘比特或巴克斯为中心的寓言主题以及加冕或神话场景。

“看到这些奢华的收藏品,仿佛进入了一个梦想的世界,一个爱神寻求欢乐和雅致的田园幸福的世界,仿佛置身18世纪的精致闺房,忘我投身于令人陶醉的香水乐章中。”

奇华顿珍藏展策展人Martine Uzan

  

继续的旅程

如果您拥有慧眼慧心,能看到这些珍贵物品制作过程中的艺术性,听到它们所讲述的香水发展史,懂得它们在我们社会中的重要地位,那么亲眼见识奇华顿珍藏将是一次大饱眼福的难得机会。除了在瑞士和法国的多场展览外,它们还亮相于日本和巴西的多家博物馆。

现在,这些收藏品将首次来到美国并进行展示。2019年2月至6月,华盛顿特区的希尔伍德博物馆(Hillwood Museum)将举办《香水和诱惑》特别展,展出来自奇华顿私有收藏的64件物品。

> www.hillwoodmuseum.org/exhibitions/perfume-sedu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