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 your senses

调香:艺术还是科学?

在过去的250年里,人类目睹了科学与艺术的巨大飞跃。居里夫人、爱因斯坦、达尔文、莫奈、毕加索、弗里达——无论是科学家还是艺术家,无论他们使用哪种媒介,从事哪个领域,这些无疑都是所有人耳熟能详的名字。同样在这段时间里,奇华顿在释放香气的力量方面一直是开拓前沿的主力军。我们的调香师无疑也是历史的缔造者,但与这些赫赫有名的大师不同,他们到底应该被归为科学家还是艺术家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在18和19世纪,调香曾被视为一项科学研究,要求具备专业知识与敏锐的嗅觉。调香师接受的是成为化学家和药剂师,而非艺术家的训练。罗亚公司(Roure)的调香师Jean Carles改变了这一切——他在1946年创立了传奇的奇华顿调香学校。 

Carles的嗅觉研究体系将原料按相似性和对比性进行排列,至今依然是调香培训所用的标准。“调香是一门艺术,而不是科学,”他这样写到,“科学知识有时甚至可能成为障碍……富于创意的调香师应当像画家运用颜色一样,运用有气味的原料。”

  

20世纪最具代表性的香水

同样给奇华顿留下宝贵遗产的是Carles的一名同事,她采取的方法截然相反。Germaine Cellier是一位科班出身的化学家。她从1930年开始在合成实验室工作,依靠自己的配方来创制自己的香水。艺术家Carles和化学家Cellier彼此之间并不认同,但这种冲突却富有成效:他们合作构思出20世纪最具代表性的香水。迪奥的“Miss Dior”¹和夏帕瑞丽的“Shocking”出自Carles之手;Cellier的得意之作包括巴尔曼的“Vent Vert”和贝格的“Fracas”等等。

¹ 后来更名为“Miss Dior Eau de Toilette Originale”

1930年以来的传奇香水

  

艺术还是科学?

今天,位于巴黎的香水学校已在新加坡开设分校,执掌者Calice Becker是诸如迪奥“J'Adore”、汤米•希尔费格“Tommy Girl”和莲娜丽姿“L'Air du Temps”等名香的创造者。“调香是艺术吗?根据艺术的定义,艺术作品应当是独一无二,无法复制的,所以我认为答案是否。但这不由我们说了算,”她说。

“科学是一种帮助我实现期望目标的工具,但最终的行动目的在于创造。用你手中的工具,去将你的想象变为现实。如果你没有灵感而只有工具,那么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有了想象力以及欢迎创新或新的嗅觉形式的开放思想和精神,你就能进行创造。这也是我传达给学生们的信息。”

奇华顿调香学校校长Calice Becker

 

在这些学生中,Dana Schmitt为了专心学习化学学位课程放弃了绘画。她很怀念曾经的绘画时光,她说:“对我而言,调香是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Philip Kraft博士设计奇华顿用于生产日用香精的分子,他对此表示赞同:“我们科学地设计分子,并以一种艺术性的方式来运用它们,”他认为,“工具是相同的,但结果每次都不同,这是一个由艺术主宰的空间。”

艺术还是科学?在奇华顿,艺术与科学缺一不可。用调香学校另一名学生Somnus Zhou的话说:“调香是你的心与大脑之间的对话。”这就是为什么当今市场上大约三分之一的香水都是我们调香学校的调香师们的作品,也是为什么随着在我们在香水世界继续这场冒险之旅,我们将不断满足客户和消费者的所有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