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 your senses

奇华顿的先驱:追踪我们的集体DNA

想象一下DNA链,这种分子含有所有生物体独一无二的遗传密码。它编码的指令决定了我们身体如何制造所有蛋白质、我们寿数有几何、我们长成什么样子和状态。但它也能表达文化吗?行为?或是价值观?

在两个半世纪的岁月中,奇华顿的先驱们为食用和日用香精行业贡献了许多个第一。从最初的手工制作香气和气味,到19世纪导致大规模生产的工业革命,以及当今越来越关注可持续解决方案和创新绿色化学,我们不断发展、不断适应时代。 

一条共通的线索贯穿于整个旅程当中——当今世界各地的奇华顿员工将之视作我们的“DNA”。文化DNA可以被看作是对组织内人员如何协力合作的比喻。在奇华顿,它被表述为三种主题下的整套行为和特征:充满灵感、勇于挑战、用心和灵魂。

奇华顿人才招聘卓越中心负责人Andreas解释了这种文化如何将公司开创性的过去与现在联系起来:“当你回顾200多年前人们已前往世界各个角落,寻找异国他乡的原料时,你一定能想到这需要多大的好奇心,还有勇气和热情,才能去探索并定居在遥远的土地上。今天,这些开创者的特征已经融合到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不同的文化和背景中,创造出一个共同的文化,使这些价值观继续蓬勃发展。”

Andreas指出,食用和日用香精的创制不同于其他任何产业。

对于奇华顿的许多调香师和食品调香师以及其他职能部门员工而言,通过感官体验触及人们生活的机会可能不像是单纯的职业,而更像是一项真正的使命。

“无论你属于食用香精,或是日用香精部门,在开普索或是新加坡工作,文化都会创造出一种共同语言。我们是一个全球性团体,而且组织大到能让每个人发挥自己的影响力。这意味着如果你有一个可以产生价值的想法,你也必须能够加以推进。你不能害怕挑战别人的想法,而必须采取一种具有建设性、以团队为导向的方式。如果你具有这种思维,并掌握了正确的经验和技能,你真的就能实现了不起的目标。”

在2015年出版的《香•味世界的奥德修纪》一书中,奇华顿许多鼓舞人心的先驱者们获得了不朽的生命。在这里,我们将他们的故事与我们在“加入我们”部分中介绍的员工心路历程进行对比,证明为何开拓精神仍是我们文化DNA的一部分。

  

充满灵感​

代表总部位于纽约的Fritzsche兄弟公司周游世界的著名化学家Ernest Guenther于1947年发表了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六卷巨著《精油》,其中介绍了新的原料来源。他不可能预见到在约七十年之后,它仍旧是这个行业的标杆之作。“作者极其有幸地亲眼目睹了这些发展的大部分实况。他二十多年的旅行经历让他在欧洲、非洲、亚洲、澳大拉西亚广泛游历,进入北美、中美和南美等新的生产中心——他在所有这些精油的原产地研究了生产过程。”

 

新加坡首席食品调香师Jaggu分享他的灵感:

“我很幸运,我的家乡印度是一个拥有丰富香料的地方,可以激发一位食品调香师的灵感。我最早在孟买加入奇华顿,然后在约翰内斯堡、巴西、上海工作过,现在又来到了新加坡。这些地方的体验、口味、行为和情感状态都是我累积的感官素材,可以用于创制更出色的食用香精,并将自己的阅历融入创作当中。你学会分辨细微的差别,如同聆听出乐章中的每一个音符。这和任何其他行业的学习过程一样,无论你是想当一名画家,或是学习音乐,掌握编曲、创作和声,都需要时间。这是一段旅程。”

了解Jaggu的经历

  

勇于挑战

Germaine Cellier是来自法国波尔多地区的一名年轻化学家。她意志坚强,在1930年受聘于罗亚公司(Roure),进入讷伊(Neuilly)的合成实验室工作。她总是身着别致的服饰,嘴巴叼着一支烟。她经常在咖啡馆买马票,而她的两名助手则会逛着当地市场上的一个个摊位,为她丰富多彩的合成作品寻找灵感。Cellier以同许多艺术家与女装设计师相交而闻名,而她的创作与她的个性一样突破常规:她的配方兼有原创性和经典的简洁性的特点,为著名的时装品牌设计了十几款具有历史意义的香水,包括罗伯特•皮埃特(Robert Piguet)、皮埃尔•巴尔曼(Pierre Balmain)、莲娜丽姿(Nina Ricci)、巴黎世家(Balanciaga)和爱马仕(Hermès)。

 

北亚区商务负责人Ong认为,要挑战自己走得更远:

“当我拿到工程学学位时,我内心中有一个声音想要被人听到,想要更多地与人交流。对于个人而言,真正重要的是在这项工作中我还能做些什么来突破自己?我还能如何帮助其他人,并在这个过程中学到更多?这有时不在于你掌握多少技艺,而在于你想要学习的渴望。你有多想要让消费者对上架销售的加香产品真正感到满意。”

了解Ong的经历

  

用心和灵魂

在传奇调香师Jean Carles身上,对创作的热情和对未来的承诺展现无遗。他是第一个在1946年构想建立调香师学徒体系的人。他在著作《调香业创作方法》(Méthode de création en parfumerie)中建议说,创香是一门艺术,而不是科学:“当你努力平衡一款香水时,你就等于毁了它,你压制了它的个性。不应该害怕,或是试图规避香水中的主导元素——这种‘失误’往往是巨大成功的发端。”

 

(美国东汉诺威的)生产部专员Lara分享了她作为培训生的心路历程。

“每一种味道都让我回到不同的记忆场景中,我经历了许多美好的回忆。我在过去两年里作为实习生,现在作为奇华顿的生产部专员,因而有机会在现场的所有部门工作。从一开始我就感觉自己肩负重任。我从来没觉得受到过阻碍,我的想法都得到了重视。”

了解Lara的经历

观看动画,了解将悠久历史传承下去的那些人们。

 

搜索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