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 your senses

来认识我们的一位调香师Onno

在格拉斯和阿让特伊接受调香师培训的Onno一直投身于为日用品加香的事业。他将讲述他从何处发掘自己的创造力,在为家居和个人护理产品加香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技术挑战,以及了解差异性与新趋势有何重要性。

 人们认为你必须有个极其敏感的鼻子,才能当一名调香师,但事实并非如此。

如果我们真是“超级嗅觉者”,就无法创造出对普通消费者有意义的配方。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强大的嗅觉记忆:回忆并想象气味的能力。我大概能记住约3000种原料的气味。这是奇华顿调香学校所提供的培训和工具的一部分。但调香师的确能在闻到某种气味时更快地进行“转换”。

CP Perfumer Onno

人们希望在使用日用品时获得惊喜。

需要对艺术与科学背景都感兴趣,才能为个人和家庭护理产品创造出怡人香味。诚然,人们需要好闻的香味,但日用香精的另一个作用是增强产品特性,使之发挥更好的功效。香味也需要与产品的基料相搭配,这往往会给我们提出技术挑战。我努力不断创造芳香解决方案来应对这些挑战,让使用者在呵护自己、照顾家人和料理家务时,都能感受到我带给他们的欢乐。

我可以施展技艺,为从洗发水到表面清洁剂的任何产品赋予香味。

我最初对个人护理用品很感兴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奇华顿的日用品业务领域不断磨练自己的能力。在我职业生涯中的某个阶段,我进入洗衣和空气清新产品领域发展。最近,我又开始着手研究表面和家庭护理产品。每个产品类别有着不同的需求,但是现在的消费者期待着日用香精能在使用过程中的各个阶段发挥许多不同的功能。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为这类产品设计香味往往像是在创造“日用香精中的日用香精”,从而支持所有阶段的各种功能!

消费者对于产品功效抱有期望,而我们需要满足他们的心愿。

日用品所面临的挑战是:每种产品都对应着不同的需求。爽身香体产品的香味需要掩盖异味;织物柔软剂的香味要闻起来柔软干净,味道持久;面霜的味道则又不同;清洁产品通常面临这样的挑战:基料配方和香精必须被设计成能经受住苛刻的环境。

日用品调香师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但消费者仍然欣赏我们所做的一切。今天,消费者对“香味那点事儿”知之甚多。

毫无疑问,高级香水的调香师是名人:他们的名字时常见诸报端,他们就像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摇滚明星。我们更像是“代笔者”。我们提供创意,但最终将才华借给在台前露面的人。我很满意能为全球最大的个人护理及家居品牌调配标志性的香味,而且我也知道,令人愉快的香味起着影响消费者行为的重要作用:几乎我们所有的人都会在购买以及使用产品之前闻闻味道。

我每一天都从生活中汲取灵感,但我必须确保它们符合潮流。

日用品的品质高下可以从它的味道中得知。如今令人振奋的一点是,人们都对香味非常敏感:使用者会在网上贴出关于气味的评论,也比过去更多地谈论这个话题。人们一直在寻找更切合产品本身的香味,这就刺激了行业不断创新、提供这类日用香精。除了迎合趋势,我们也是趋势的推动者,因为奇华顿密切关注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喜好。

人们总是惊讶于日用品的香味风格就像时尚一样呈现循环模式的规律。

人们对香味的喜好在不断演变:如果您闻一闻20世纪90年代出产的洗发水,一下就知道它的生产年代。消费者的口味喜好是循环变化的。比如十年前,欧洲消费者首选清新的绿色香气,而美国消费者更偏爱食品系的香精味道。今天的美国人变得更具有生态意识,而这也反映在日用香精领域的趋势上——变得更柔和更清淡了,反而欧洲人现在欣赏更醇厚的持久甜蜜香味。

我们始终跟踪这些趋势:我们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向正确的受众传递正确的趋势。

创作过程并不止于简单的调配出香水:我们还提升品牌的形象。标志、包装和颜色都是香水特质的构成元素。如果产品使人想到自然主张,那么香味也需要闻起来是这样,这就是我们努力的设计目标。必须遵守的准则是,传递的信息对于消费者而言具有意义。

我有自己喜欢的味道,但我不能将它与我的工作混为一谈,或者影响我的调香工作,使之变得太个人化。 

我必须承认口味喜好是千差万别的。我爱的东西不一定受别人喜欢,所以我不能用自己的个人口味来影响调香过程。通过我的工作,我很幸运有机会接触到种类广泛的高级精油。我喜爱使用它们来调香的过程。其中一些有着强烈的个人情结,比如薰衣草总让我想起我第一次看到典型的普罗旺斯花田的情景。

我人生中的标志性香气包括我自己的调香作品以及对我而言有着特殊回忆的那些香味。

尽管我可能听不到公众的赞美,但我依然为我调配的香味而骄傲,尤其是能随着时间流逝成为时代标志的那些作品。另外,有些气味能把我带回到童年时期。我出生在荷兰。所以当我闻到经典的柑橘古龙水味道,尤其是4711的独特香味时,我好像瞬间回到了与祖母共度炎热夏天的时候,她总是喷着这种令人振奋的清新香水。这就是香精的美好力量:它超越了作为气味的本质,成为一种整体的感官体验。